阶层流动是很多人所关心的话题。如果错失机会,不但意味着无法改变自身命运,也意味着社会将逐步丧失活力。前者尚且属个人的分内之事,后者无疑就关系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了。对古代的罗马人而言,原理同样如此。

罗马社会的等级制度

罗马的起源 决定了其具有浓厚的地中海城邦特色

由于罗马源于一个城邦国家,所以它的等级构成有着极强的古地中海特色,公民—奴隶—外邦人的构成框架之内,还可以做许多进一步的细分。典型的罗马的公民,就可以继续被划分成了贵族-骑士-自由民和被释奴公民。虽然罗马社会的等级还有许多,但公民却是他们的铁打核心。因此,罗马的阶层流动都是在围绕着公民群体运转。

首先,我们需要分清罗马公民与奴隶之间的待遇差别有多大。在古代的希腊罗马,公民一词和城市同源。最早也是指城市居民或者属于城市的人。因此,公民群体实际上源于各个城邦国家的创始人群,地位自然崇高,还普遍享受特权。至于后人津津乐道的民主制度,只是众多公民特权中的一个。虽然亮眼,但绝非必要。

罗马公民在内部也有许多等级划分

罗马的公民,还在经济和法律上都享有特权。比如随着罗马人在马其顿战争中取得胜利,公民就被当局免除了直接税。又比如按《铜表法》规定,公民是未经审判不得处死的。最后只要是在首都罗马城生活的公民,还能领取救济粮、享受精英人群的不定期赠赐和免费饮宴等福利。反观奴隶,不仅缺乏自由,在身份上也属于主人的财产,大部分保护自由人的法律对他们无效。他们从事的职业,大都如矿工这样辛苦而危险。或者需要整日在农庄内劳作,自己却无法享有任何收成。

所以,罗马公民和奴隶的差别是大得惊人。如何升级为公民,自然就成了奴隶们实现翻身的关键。

包括奴隶在内的大部分罗马人 都会期望阶层提升

自由的奴隶

主人宿醉后 帮助其呕吐的希腊奴隶

幸运的是,罗马比很多同时代文明要更加善待奴隶。即便是罗马都承认其先进、开化的希腊人,也从未给大部分奴隶以任重新何融入正常社会的窗口。至于距离罗马人较远的波斯等文明,奴隶的境遇就可能更惨一些。

罗马人早在王政时代便开始使用并释放奴隶。由于罗马城是由众多外来人口组成的移民城市,所以历任国王们为扩大人力而对外来者投以橄榄枝,比较慷慨的给予他们公民权益。到第6任国王塞尔维乌斯-图里乌斯时期,扩张和战争导致人力需求更为迫切,奴隶们的待遇也就跟着上升。那些被释放的奴隶若愿意留下,便可以申报自己的财产,并按照等级被登记在罗马城的四个地区。从而获得完整的公民权益。

频繁战乱 让早期罗马就有大量的奴隶

此后,这一惯例便被坚持下去,随着罗马奴隶群体的与日俱增而变得司空见惯。这也创造了罗马社会中的一个数量庞大又极为特殊的群体--被释奴公民。这些幸运儿要么是因为自己的忠诚而得到奖赏,要么是攒够了赎金买到了自由,又或者是被紧急征召入伍等特殊原因而被释放。但无论如何,当他们通过最具权威的执杖仪式或主人的遗嘱,便在理论上打破镣铐,成为了一名罗马公民。由于奴隶数量的庞大以及战争的频繁,奴隶们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得到释放。久而久之,被释奴便成为了罗马公民当中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当他们实现阶层跨越后,可以成为社会精英们的助手,也可以成为各种商业、行会的领头人或从业者。其子孙后代还有机会成为元老、骑士这样的高级公民。即便是混的比较差的贫穷者,也可以在首都领取公民救济粮,享受各项福利。

罗马人在每次战争过后 都会拥有大量奴隶

不完全的公民

有文化的奴隶 可能成为贵族的家庭教师

当然,被释奴们实现了阶层跨越,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和生而自由的公民相提并论。罗马人对于出身一样有着根深蒂固的成见。除了早期共和国外,被释奴们并不能成为真正的公民。他们的权益还是要受到种种限制,地位也远不及自由民。

一般来说,被释奴会被吸纳进前主人的家族,享有主人的氏族名。在成为被保护人后,继续为前主人效力。未经执杖释放的奴隶就比较悲惨,他们随时可能被主人收回自由。

宴会上为主人倒酒的罗马奴隶

从公元前3世纪开始,被释奴的遗产便无法被100%保障。根据当时法律的规定,他们在死后仍需将自己财产的一半交给前主人。可能因为这一立法过于严苛,又或者确实产生了抑制奴隶释放的效果,到公元前2世纪时情况有所缓解,法律被修改为死后财产只需要留一部分给前主人。随着时间的进一步推移,新法规定只有财产达到10万塞斯退斯铜币,且子女不足3人的被释奴,才需要将遗产分给主人。不过不管法律的立场如何变化,被释奴的财产无法得到完全的保护都是不争的事实。

如果说遗产只是身外物,那么降低的生活品质就是被释奴遭遇的最严重限制。他们在理论上已经是公民,但始终因为自己名字的奴隶色彩而被标记出来。很多当时的历史记录者,会非常自然的将被释奴的身份拿出来强调一下,显得对这类人十分鄙夷。这种歧视现象也并不只局限在知识分子内部,在军队招募新兵时,被释奴的待遇也完全比不上普通公民。

角斗士是身份比较特殊的奴隶群体

根据规定,罗马公民入伍后会被分到最好的主力军团。但被释奴只能被安排去首都的消防队,或者待遇较差的辅助军。即便是皇帝亲自将其拉进军队,也会被发给与其他部队不同的装备,并被被集中在一个独立单位里,不与其他自由人们混编。更为悲哀的是,这样的情况并不止针对普罗大众。就算是皇帝的私人奴,也在暗地里被士兵所不齿。

如此种种,都揭示了被释奴的地位低下。所幸,这些歧视并不会被子孙所世代保留。被释奴的孩子需要保留父亲的名字特点,特殊标签便不会钉在下一代身上。这也是奴隶子孙可以成为元老和骑士的原因。而且从实际情况来看,掌握更多财富和身居高位,也会尽可能挡住他人的鄙夷眼神。人们再瞧不起皇帝的亲信,也不能阻止他们依靠权威而拥有财富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前往 狄安娜走势网 查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