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挎筐过宽沟,
快过宽沟看怪狗,
光看怪狗瓜筐扣,
瓜滚筐扣哥怪狗。

八百标兵奔北坡,
炮兵并排北边跑,
炮兵怕把标兵碰,
标兵怕碰炮兵炮。

哥哥弟弟坡前坐,
坡上卧着一只鹅,
坡下流着一条河,
哥哥说:宽宽的河,
弟弟说:白白的鹅。
鹅要过河,
河要渡鹅。
不知是鹅过河,
还是河渡鹅。

嘴说腿,腿说嘴,
嘴说腿爱跑腿,
腿说嘴爱卖嘴。
光动嘴不动腿,
光动腿不动嘴,
不如不长腿和嘴。

夹着火车上皮包。
回头一看人咬狗。
拿起狗来打石头,
又怕石头咬着手。

断头台倒吊短单刀,
歹徒登台偷单刀,
断头台塌盗跌倒,
对对单刀叮当掉。

有个小孩叫小杜,
上街打醋又买布。
买了布,打了醋,
回头看见鹰抓兔。
放下布,搁下醋,
上前去追鹰和兔,
飞了鹰,跑了兔。
洒了醋,湿了布。
树上卧只猴,
树下蹲条狗。
猴跳下来撞了狗,
狗翻起来咬住猴,
不知是猴咬狗,
还是狗咬猴。
白果打白布
白布包白果,白果恨白布,
白布打白果,白果打白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