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与酒

九月九,九个酒迷喝醉酒。九个酒杯九杯酒,九个酒迷喝九口。喝罢九口酒,又倒九杯酒。九个酒迷端起酒,“咕咚、咕咚”又九口。九杯酒,酒九口,喝罢九个酒迷醉了酒。

天上一颗星

天上一颗星,地下一块冰, 屋上一只鹰,墙上一排钉。
抬头不见天上的星,乒乓乒乓踏碎地下的冰,
啊嘘啊嘘赶走了屋上的鹰,唏哩唏哩拔掉了墙上的钉。

八十八岁公公

八十八岁公公门前有八十八棵竹,
八十八只八哥要到八十八岁公公门前的八十八棵竹上来借宿。
八十八岁公公不许八十八只八哥到八十八棵竹上来借宿,
八十八岁公公打发八十八个金弓银弹手去射杀八十八只八哥,
不许八十八只八哥到八十八岁公公门前的八十八棵竹上来借宿。

化肥

黑化肥发灰,灰化肥发黑。黑化肥发黑不发灰,灰化肥发灰不发黑。
南边来个老爷子,手里拿碟子,碟子里装茄子,一下碰上了橛子。打了碟子,洒了茄子,摔坏了老爷子。

四和十

四是四,十是十,十四是十四,四十是四十,谁能分得清,请来试一试。

哥哥挎筐过宽沟,
快过宽沟看怪狗,
光看怪狗瓜筐扣,
瓜滚筐扣哥怪狗。
八百标兵奔北坡,
炮兵并排北边跑,
炮兵怕把标兵碰,
标兵怕碰炮兵炮。
哥哥弟弟坡前坐,
坡上卧着一只鹅,
坡下流着一条河,
哥哥说:宽宽的河,
弟弟说:白白的鹅。
鹅要过河,
河要渡鹅。
不知是鹅过河,
还是河渡鹅。
嘴说腿,腿说嘴,
嘴说腿爱跑腿,
腿说嘴爱卖嘴。
光动嘴不动腿,
光动腿不动嘴,
不如不长腿和嘴。
夹着火车上皮包。
回头一看人咬狗。
拿起狗来打石头,
又怕石头咬着手。
断头台倒吊短单刀,
歹徒登台偷单刀,
断头台塌盗跌倒,
对对单刀叮当掉。
有个小孩叫小杜,
上街打醋又买布。
买了布,打了醋,
回头看见鹰抓兔。
放下布,搁下醋,
上前去追鹰和兔,
飞了鹰,跑了兔。
洒了醋,湿了布。
树上卧只猴,
树下蹲条狗。
猴跳下来撞了狗,
狗翻起来咬住猴,
不知是猴咬狗,
还是狗咬猴。
白果打白布
白布包白果,
白果恨白布,
白布打白果,
白果打白布。

多 少 罐

一个半罐是半罐,两个半罐是一罐;三个半罐是一罐半,四个半罐是两罐;五个半罐是两罐半,六个半罐是三满罐;七个、八个、九个半罐,请你算算是多少罐。

两 个 排

营房里出来两个排,直奔正北菜园来,一排浇波菜,二排砍白菜。剩下八百八十八棵大白菜没有掰。一排浇完了波菜,又把八百八十八棵大白菜掰下来;二排砍完白菜,把一排掰下来的八百八十八棵大白菜背回来。

酸 枣 子

山上住着三老子,山下住着三小子,山腰住着三哥三嫂子。

山下三小子,找山当腰三哥三嫂子,借三斗三升酸枣子,

山当腰三哥三嫂子,借给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枣子。

山下三小子,又找山上三老子,借三斗三升酸枣子,

山上三老子,还没有三斗三升酸枣子,只好到山当腰找三哥三嫂子,

给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枣子。过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枣子,

还了山当腰三哥三嫂子,两个三斗三升酸枣子。

登 山

三月三,小三去登山。上山又下山,下山又上山。登了三次山,跑了三里三。出了一身汗,湿了三件衫。小三山上大声喊:“离天只有三尺三!”

司小四和史小世

司小四和史小世,四月十四日十四时四十上集市,司小四买了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,史小世买了十四斤四两细蚕丝。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换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。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不换司小四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。司小四说我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可以增加营养防近视,史小世说我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可以织绸织缎又抽丝。

四 和 十

四和十,十和四,十四和四十,四十和十四。说好四和十得靠舌头和牙齿谁说四十是“细席”,他的舌头没用力;谁说十四是“适时”,他的舌头没伸直。认真学,常练习,十四、四十、四十四。